当前位置: 首页 > 问答百科 > 金不换骨髓歌每句详解

金不换骨髓歌每句详解

发布时间:2023-06-16

“金不换骨髓歌”有以下三大亮点:

一、以月令取用定格。

《子平真诠·论用神》云:“八字用神,专求月令。以日干配月令地支,而生克不同,格局分焉。”《渊海子平·宝法之二》云:“子平之法,以日干为主,先看提纲为重,次用年日时合成格局,方可断之,皆以月令为用……”意思就是:所谓“用神”就是月令中可以用来定格之物(参阅笔者“论用神”一文),而不是什么起扶抑、调候、通关等作用的平衡八字五行的东西(其实根本就没有这种用神)。也正因为用神只是月令定格之物,所以古人才反复强调“八字用神,专求月令”,“先看提纲为重……皆以月令为用。”

我们看“金不换骨髓歌”,从第一句“甲日子提为印绶”起,到最后一段“贵日生来亥月中,伤官水木总相同”为止,在依次论述十天干于十二地支如何取用定格时,无一不是在“皆以月令为用”。

“甲日子提为印绶”的意思,就是甲木日元生于子月,即取子中癸水为用神定为印绶格。这在《渊海子平·继善篇》里解释得很清楚:“取用凭于生月……用者,月令中所藏者,如甲木生于十一月,乃建子之月,就以子中所藏癸水为用神……其余以此类推。”我们看到的“金不换骨髓歌”,就正是如此“以此类推”地从甲木生于子月为印绶格说起,一直说到癸水生于亥月为伤官格的。

一般的现代命理学者可能会问:癸水生于亥月,不是阳刃格吗?怎么说是伤官格呢?然而,我们去查看《渊海子平·论阳刃》一章,里面却赫然写着:“癸生人,阳刃在丑。”在后面有关论述阳刃格的文字中,我们也找不到癸水生于亥月为阳刃格的说法或命例。另外,我们在《三命通汇》、《神峰通考》、《子平真诠》等经典命籍里也找不到有关依据。这就是说,现代流行命理中的癸水在亥为阳刃、乙木在寅为阳刃、丁火在午为阳刃等规定,是现代命师自以为是的杜撰,在古典命籍里是没根没据的。“金不换骨髓歌”之所以要将癸水生于亥月定为伤官格,是因为遵循了“皆以月令为用”的子平正宗法则,而月令亥水中所藏的壬水与日元癸水为同类五行,不能取作用神,故只能取其中的甲木伤官为用定格。

二、结合命与运论命

《子平真诠》可以说是迄今为止论格最精的一本古典命籍,当然它也有它的不足之处,比如论格时只论格而不参与考虑大运,这便是其不足之一。其实,有些八字格局是很好的,但若大运差则贵气尽失,例如四个壬寅的八字,男命走顺运就很好,大富大贵者十有八九,而女命走逆运则好不起来,不贫不贱者百无一二。如果我们仅仅凭格局下断语,恐怕出错的几率就会很大。

《渊海子平·宝法之一》所介绍的子平正法,是将命与运结合而论的。方法简单而实用,“其法曰:逢官看财,逢杀看印,逢印看官。”《碧渊赋》进一步解说道:“逢官而看财,见财而富贵;逢杀而看印,遇印以荣华;逢印看官而遇官,十有九贵;逢财忌杀而有杀,十有九贫。”这里说的“看”,是既看八字也看大运。“金不换骨髓歌”的论命方法就是如此,比如四个壬寅之命,它就说:“壬水如逢寅月生,食神相旺亦相应,南方运气增财帛,有杀终须播姓名。”意即:壬水生于寅月属于食神格,食神喜见财星,所以说“南方运气增财帛”,如果是女命就不会运走南方,也就没有富贵可言。如果八字或大运有杀呢,则构成食神制杀格,富贵而有声名。

我们再看开头一段:“甲子日提为印绶,顺行不似逆行高,官多杀盛东为美,午未相逢总徒劳。”甲木日元生于子月的印绶格,为什么“顺行不似逆行高”呢?因为逢印看官嘛,只有大运逆行,才走西方官杀运,杀印相生而功名显达,而顺行东南运则为比劫食伤,自然就失了贵气,所以顺行不似逆行高啊。但是如果命局中官多杀盛呢?则又宜行东南运,使比劫与食伤合去或制掉过多的官杀而清格,故而说“官多杀盛东为美”。至于“午未相逢总徒劳”一句的意思,则指午冲子,未害子,坏了子水印星,破了格局,杀无印化而攻身,所以万事徒劳。这里将命运结合起来论印格,有无贵气可以照推不误,有的甚至可以一目了然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非常简单而实用的算命方法

三、思路清晰,技法纯正。

“金不换骨髓歌”以十天干配合十二月支逐一定格论命,将错综复杂、变化万千的种种格局用月令一线贯穿,其思路是非常清晰的,技法也是很纯正的。不像现在的流行命理取用定格,同一个八字,这本书上取这种用神定这种格,那本书上取那种用神定那种格,实在是有点乱取一通啊。

“金不换骨髓歌”中的取用定格方法,与《五言独步》、《四言独步》也是基本一致的。比如《四言独步》论取用定格:“先观月令,论格推详,以月为主,专论财官……去留署配,论格要精”;《五言独步》则云:“有杀先论杀,无杀方论用,只要去杀星,不怕提纲重……得一分三格,财官印绶同。”这都是“皆以月令为用”并以官杀为先的取用定格之法,“金不换骨髓歌”虽然没有这样明说,但却是这样做的。如在论建禄格时,《四言独步》云:“月令建禄,难招租屋,一见财官,自然发福”;《五言独步》云:“建禄生提月,财官喜透天,不宜身再旺,惟喜茂财源”。“金不换骨髓歌”则云:“乙木提纲值仲春,财官有气亦超群,火金土运皆为美,白手兴家迈等伦。”三者的意思都是相同的,即:建禄格喜有财官为用,大运走印比则减福力。建禄格因为月令是比劫,没有用神,所以难以继承父母的房产钱物,多为白手兴家之命。

与《四言独步》相比,“金不换骨髓歌”的技法显得更为纯正。何以见得?我们看《四言独步》,一会儿说月令,一会儿说日子,才说“壬日申提”,接着就说“癸干未月”,刚言甲,又言庚,不按顺序出牌,想到哪说到哪,使初学者如入八阵图中,莫名其妙。再说啊,《四言独步》还收罗了一些奇格异局,如“天元一气,地物相同,人命得此,位列三公。八字连珠,元神有用,名利必重。金神带杀,身旺为奇,更行火地,名利当时”等,把“天元一气格”、“八字连珠格”、“金神格”等,说得神乎其神。其实,四个癸亥、四个戊午的天元一气格,都不是什么好格局,命主是决不会位列三公的。八字连珠格与金神格,如果组合不佳,格破相损,也是不会名利必重的。例如紫微斗数名家堃元先生之命:壬午 癸丑 甲子 癸酉。就属于金神格。但在中年走火运时却名利乖张,一塌糊涂,并没有“金神入火乡,富贵天下响”之应。即此可知,《四言独步》虽然是命理杰作,也还是有不少垃圾货的。